當前位置:首頁 > 企業文化

我和我的祖國征文:我愛七煤

日期:2019-09-02    來源:七台河礦工報    作者:李成堂

  挖了一輩子的煤,就要退休了,這幾天翻來覆去睡不好覺,心裡酸甜苦辣鹹不是個滋味。工作37年來,喜過、累過、發過牢騷,仔細想想,13505個日日夜夜,早出晚歸的忙忙碌碌,轉瞬間都成為過去。相比共和國70年的風雨曆程,我微不足道,忠實自己的職業,熱愛自己的崗位,默默無聞地無私奉獻,就是我對祖國的報答。
  我是1965年5月出生的,巧的是這是七台河礦務局成立的日子,伴着礦務局的發展壯大,我長大成人,準确地說我是端着礦務局飯碗長大的。也是這樣的機緣巧合,我的一生都獻給了七礦公司。1983年上礦當上了一名采煤工,下井的第一個班,我們七個新工人手拿鐵鍬在組長的帶領下開始攉貨,組長拱溜子頭,我們新人跟在後頭劃拉溜子兩幫的浮貨,接溜子片,一會兒爬着、一會兒跪着、一會兒坐着,溜子不下貨還得坐在溜片上捼貨,上上下下地爬行,超出了常人難以忍受的累。我所在的工作面是炮采,采高僅0.8米,工作面傾向長度120米,在這狹小的空間裡站不起來,蜷縮着爬行。一個班下來渾身酸痛,累得睡到半夜腿抽筋疼醒。第二天早上,我媽叫我起來吃飯,我說不吃了,太累了,一直睡到上班時間才起來,穿衣服時,腿也疼、胳膊也疼、肌肉也疼,沒精打彩地穿好工作服又向井口走去,那時沒有職工浴池,上下班時間就能看見滿臉煤灰衣衫褴褛的“煤黑子”行走在大街上,再苦再累咬着牙挺着,一天一天地堅持,工友們說:“成堂性格真好,一天樂呵的。”
  剛下井三個月的時候,趕上一次推場子,頂闆從硬幫切下來,整個工作面冒煙,多虧了經驗豐富的老工人指揮得當才安全撤離,否則全班覆滅,那将是一個礦難,回憶起來十分後怕。第二天好多工人吓得不敢上班,我卻大膽地到井下與老師傅們共同處理工作面現場,恢複生産工作,通過向老工人請教學習掌握了頂闆周期來壓的規律和應對措施。參加工作的第一年沒有休過班,隻要師傅們指使,不管髒活累活我都幹,在幹的過程中學到了很多工作技巧,積累了一些經驗。工友們非常喜歡我,評選我為先進工作者,這個榮譽鼓勵我,隻要好好幹工作一定有奔頭。選擇煤礦就要吃苦耐勞,選擇目标就要堅定前行。煤礦繁重的體力勞動并沒有使我屈服,煤礦的危險我也沒有懼怕,同我一起分配到采煤場子的七個人轉正後走了五個,我毅然決然地留了下來,一幹就是37年。
  說實在的,煤礦的工作時間很長,每天都得十幾個小時,少了閑情逸緻。煤礦工人很辛苦,每天都拖着疲憊的身體回家,成天就是吃飯、睡覺、上班;煤礦工人很樸實,每天重複着同樣的勞動,埋頭苦幹、拼命硬幹,正是礦工的這種品質,使我深深地愛着煤礦。從事煤礦工作也苦了媳婦,做飯、洗衣服、帶孩子、清潔衛生,為照顧一家老小我媳婦辭掉了工作,做了一個全職家庭主婦,受了一輩子心甘情願的累。就快退休的我要大聲地喊:“媳婦一邊呆着去,一切家務活兒我包了。”以彌補對家人的虧欠。從事煤礦工作,父母多了一份牽挂,一次我沒有正點下班,父親在寒冷的冬天裡走到井口調度室打聽情況:“我家老大怎麼還沒下班啊?”調度員說:“他們連勤了,啥事沒有。”父親一顆懸着的心總算踏實了。等到我下班回家時,父母問這問那,唠叨個不停。選擇了煤礦職業,幹了一輩子煤礦工作我從未後悔過。
  回想參加工作至今,七礦公司的發展在一代又一代礦工的努力下,炮采變成了機采,木支柱變成了液壓支柱,片盤斜井改造成了皮帶井集中生産,年産量由350萬噸提升到了千萬噸,礦容礦貌、生産生活條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是礦工創造了城市的美麗,我為我是一名礦工而驕傲。目前七礦公司正朝着信息化、智能化、機械化、自動化目标奮勇前進。回首浮生已過半,但求無愧亦無驚,祝願七煤公司明天更加美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