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 > 礦山文學

劉金奇先進事迹報告

日期:2019-07-03    來源:七台河礦工報    作者:

   堅定理想信念 踐行初心使命
  為礦工謀福祉 為企業創效益
   七台河礦業公司黨委副書記、總經理   劉金奇

 

  

  我1984年在雙鴨山礦務局新安煤礦當上了一名掘進工人,曆任班長、段長、副區長、副礦長、礦長、副總經理、總經理,在龍煤雙鴨山礦業公司新安礦、東保衛礦、東榮三礦、安泰礦、雙陽礦、東榮二礦六個煤礦工作過,現任龍煤七台河礦業公司黨委副書記、總經理。35年來,雖然工作地點在變,但我始終懷着對煤礦的深厚感情在工作,總是擔心工作幹不好,愧對組織、愧對職工,因為,我的初心和使命就是為企業謀發展,為職工謀福祉。  
  習總書記對國有企業高素質領導人員提出了“對黨忠誠、勇于創新、治企有方、興企有為、清正廉潔”的要求,第一位的就是“對黨忠誠”。而檢驗一名國企黨員領導幹部對黨忠誠最好的試金石,就是守初心、擔使命,無論在什麼情況下,都不能退縮。  
  龍煤集團的礦井都屬于井工操作,煤礦的主要崗位在井下,我們所有生産的起點、創造的價值、安全的薄弱環節也在井下,要想幹好煤礦工作必須得多下井,随時掌握井下生産情況,根據條件變化及時調整措施,幫着工人調劑材料,有什麼活伸手去幹。下井的過程也是發現問題、整改問題、制定方案、解決問題的過程,隻有現場情況摸準了,思路措施有了,體現安全高效,才能不耽誤生産,工人來了就能幹。
  2001年對我來說是個轉折點,這年2月,我從雙鴨山新安礦二區副區長破格提拔到東保衛礦任掘進副礦長,當時東保衛礦掘進工作面剛剛發生了一起重大瓦斯事故,兩個掘進隊組對透時發生瓦斯爆炸,爆炸追查結束後,兩個段隊合并成一個段隊。上任第一天,我把另一個采區工作面走完已經是下午一點多了,剛合并的隊組并不在這個采區,陪我去的人說,都這個時候了,咱們就升井吧。我說不行,咱們得到剛合并的隊組去看看。一進工作面,發現巷道裡很肅靜,沒有聲音,到工作面耙鬥機前,看到了幾名掘進工,我就問,“怎麼不幹活呢?”其中有個職工說,瓦斯超限了。我問:“什麼原因超限的?”他說,耙鬥出貨,工作面貨多,風袋壞了,在出貨的時候,瓦檢員來測量瓦斯,說瓦斯超限了,正拽着風袋在接呢。聽到這兒,我非常生氣,在這樣的環境下工作,怎麼能保證安全?如果不根治這些違章行為,可能就會出現第二次瓦斯事故,我倍感工作壓力大、責任大,要管好掘進,就要先把瓦斯管住。
  當時我決定,撤掉耙鬥機,用人工出貨,先把貨清了,再進行正常的循環,這樣徹底杜絕耙鬥機大繩來回摩擦,産生火花而引發瓦斯事故。當聽到要撤掉耙鬥機,用手裝鍬出貨,在現場的隊長和班組人員都非常不願意,說撤了耙鬥還能幹活嗎?我堅定地說:“肯定能幹。撤了耙鬥機,先把制約安全的因素消除了,再把現場條件創造好了,保證安全的前提下,确保能正常循環,最後再研究選設備的問題。”我說完,很多人還是不同意,在我的堅持下,現場指揮大家撤掉了耙鬥機。我又說,你現在這麼幹,一天能出多少貨?他們說一個小班好的時候能裝20車,我說“現在不用耙鬥機也裝20車”。在場人員都不相信,我說:“把鐵鍬給我,我自己裝,你們看着。”大家都好奇,不到20分鐘,我自己裝了一車貨。裝完車,我說:“按照這個速度,一個班不會少于20車,保證每天能正常循環。”在這個掌子面,我一直跟班幹了一天一宿,把貨清理幹淨了,又跟着打眼放炮,一個工作面、一個工作面領着他們幹。
  單純撤耙鬥也不能解決實際問題,還有一個是保持正常通風,當時都是單風機、單電源,我就找來相關機電和通風的人員商量,給這幾個瓦斯高的工作面配備雙風機、雙電源,配備以後基本上工作面杜絕了瓦斯超限,生産和安全得到了保證。
  後來進了鏟車,代替耙鬥機裝貨和人工裝貨,提高了進尺效率和安全效果,慢慢兒地工人都幹習慣了,進尺沒耽誤,還比原來多了。原來一天各隊組加起來幹20多米,後來一天能進四五十米,最高一個月全礦進了1400米。安全保證了,正常生産保證了,有效緩解了礦井生産接續緊張問題,為全礦的産量奠定了好的基礎。東保衛礦原來年産隻有四五十萬噸,由于有接續的保證,産量達到了100萬噸,第一次達到了礦井設計能力,職工收入也提高了。
  2014年我被提拔到安泰礦當礦長,是因為虧損嚴重,又剛發生了一起安全事故。到礦那天我下井到各個工作面去看,工人出勤不好,段長也不下井,一個小班沒幾個人,一到後半夜,掌子頭就沒有人了,這多少跟事故影響有點關系,但沒有工作量,礦裡的效益啥時候能好,工人的積極性怎麼能調動起來?當時就考慮怎麼控制虧損,把生産組織上來,關鍵是把老大難二水平打通,二水平有三個斷層,地質條件非常複雜,它要打不通,就不能保證生産接續;另一方面還得查清虧損原因,堅決控制虧損。
  安泰礦周圍有12個小煤井,還有跟煤有關的私人企業,用電、用風都上大礦來找便宜,你蒯(kuǎi)一下,他蒯(kuǎi)一下,我領人一家家去查,回來告訴礦裡,給我挨家通知,給他幾天時間,然後把電都掐了。這些人就舞馬長槍上礦裡找我,把刀往桌子上一撂,說哪哪是他的,讓我給他簽字;還有的拿着汽油桶,不答應就自焚……我說:“啥是你的?井口的絞車是你的,還是這廣場的地磚是你的?你敢搬你家去嗎?都是國家的,我給你簽啥字?”書記三天兩頭就得處理一起,後來我的辦公室都安上監控。這種情況下,還是頂住壓力,繼續堵住虧損,月減少虛假入井2900多個,清理煤礦周邊棚戶區改造後一直不搬,守着礦裡的煤堆過日子的12家住戶,堵住了每年至少40多萬元的利益流失。
  做的是對礦、對工人有利的事,有啥不敢面對的!就是堅持,堅定信念,雷打不動!慢慢管理成型、工作成型,讓礦慢慢變好。
  2015年3月末,組織調我到雙陽礦任礦長。雙陽礦也是個虧損重災區,一年虧損3.2億,主要是産量低,200萬噸的礦井,2014年産量80萬噸;2015年前三個月産量才完成20萬噸,計劃130萬噸,欠得很厲害。煤價也低,一噸才不到200塊錢,就這個價人家還不願意要,2015年頭三個月虧六七千萬。
  那時候整個煤炭企業效益都滑坡,龍煤虧損嚴重,到任不到一個月,雙陽礦因為虧損數額大被龍煤集團列為關停保井礦井。這個時候,礦裡人心惶惶,房子也掉價了。想到雙陽礦2萬多職工和家屬可能背井離鄉,我們不甘心。另外從實際調研來看,現有的東部區域,就那一疙瘩煤,還不知道啥時候能采出來,還不創效,掙的趕不上投的,大馬拉小車,閑置不用的設備在那天天吃着用着。雙陽礦本身不是沒有煤,西部區域的開拓煤量、準備煤量、回采煤量都很可觀,而且煤質符合動三标準,大有再生産的必要。就是保井,每年的維護費用得幾千萬,還是一筆大數。
  我和總工程師、掘進副礦長晚上下井,4000多米的巷道我們走下去的,在現場把所有的巷道對照圖紙全都考察完,在現場研究方案,後半夜上來再确定方案。經過測算,減掉7套皮帶系統21台皮帶、15個硐室、103台固定設備,運行費用就能減少1506萬元;煤炭發熱量由原來的3200大卡提升到4500大卡以上,同樣産量規模,一年可減虧5000萬元。
  當時我跟龍煤集團領導彙報,我說,隻要把新采區開發出來,把成本控制住,我們會開啟一個新雙陽,老百姓會安居樂業的。後來龍煤集團同意了我們的方案。但雙陽礦開發西部區域最大的難題是安全,湧水量大,水賦含多少、最終達到什麼程度、能不能控制住,都是未知數,所以之前遲遲沒有拍闆,真要拍闆了,作為礦長,你是有責任的。最高時一個掌子面上8台水泵,一邊抽水防止淹設備,一邊組織生産。後來瓦斯出現了,大傾角也有了,雙陽礦從建礦就沒有過,哪個看不住都是大事,有的工人都不敢幹了。這個時候你當礦長的能往後退嗎?為了我們的飯碗子,就得克服一切困難,把問題都考慮到。班子成員天天排班值班,領着工人往前幹,2萬人等着這塊煤吃飯呢!為了生存,我們舉全礦之力,在當年就把這塊煤采出來。因為成本控制得低,在市場價最低的時候,一噸不到200元,我們噸煤成本才170多,出煤就見效,徹底打了翻身仗,在許多煤礦都虧損的時候,我們是盈利的,被龍煤集團表彰為創效盈利先進單位。
  我到七台河時,七台河礦業公司也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難,首季産量137萬噸,虧損2億多。七台河礦業公司1991年産量首次突破千萬噸大關,一直到2016年連續26年煤炭産量在1000萬噸以上,承辦過全國煤炭工業薄煤層現場會、全國煤礦安全質量标準化現場會。然而經過60年的開發生産建設,和所有資源型企業一樣,資源出現萎縮,深井特征明顯,産量下滑,效益下降,安全生産工作壓力較大。
  走了幾個礦後,我有了基本判斷。七台河礦業公司面臨很大的經營困難,這是現實,但同時也有很大潛力,問題越多潛力越大。既然欠産是眼前最大的問題,那就重點解決這個問題,一步一步來。我們一個礦、一個礦跑,一個面、一個面摳,一個環節、一個環節研究,哪有問題解決哪,問題差在哪解決哪。比如,生産意識差的問題,那就給定目标,以前是每月一對表,到月底了“一揭兩瞪眼”,有的礦欠産較多,現在是每日一對表,以日保月,哪個礦當日欠産,我就領着人員去,分析原因,解決問題,問題少了,效率就高了。井下缺采掘一線工人,就把新富礦、向陽礦、勝利礦三個停産煤礦閑置人員配備給七個煤礦,再調整工資政策向采掘一線傾斜,推動人員自主向采掘一線流動。生産效率不高,那咱們就研究怎麼改進工藝,變“兩刀成”為“一刀成”。
  這樣幹,最初有的礦不适應,跟不上,但哪有困難,我就上哪去,有什麼問題就幫助解決什麼問題,帶着大家幹,我把賬跟幹部工人擺明白:“咱們地質條件差、隊組多、采掘工作面多,隻靠個别主力采面提高産量不現實,要發揮整體優勢,擰成一股繩,每個小班多出50噸煤,我們的産量效益就上來了。”這兩個月,我們拿出200萬元,重獎超額完成生産目标的7個煤礦,讓幹的好的煤礦安全生産有功人員都掙到了錢,有的職工工資達到兩萬元以上,有的隊長達到三萬元,現在有兩個礦幾個隊組已經實現萬元以上。産量實現了恢複性提升,在消化新富礦、勝利礦、向陽礦三礦停産整合年影響産量89萬噸、月均7.4萬噸基礎上,5月份公司本部平均日産2.2萬噸、月産68萬噸,比1月份日産增加4000噸、月産增加13萬噸。
  因為在煤礦幹了這麼多年,一些企業了解到我的情況,想要聘請我去,前多些年就出100萬年薪,後來又漲到300萬。企業培養我這麼多年,我能在企業困難的時候撂挑子嗎?這樣對不起組織,更對不起跟我在井下幹活的工人。啥叫忠誠?我的理解是:身為一名黨員領導幹部,你的肩膀上有責任,既然把你擺到這了,就不該是掙不掙錢、進不進步的問題,要把工作幹好,給組織和職工一個圓滿的交待,這樣才覺得心裡踏實。
  龍煤集團所屬的四個礦業公司是伴随新中國成長起來的老企業,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和進步,孕育出了“特别能吃苦、特别能戰鬥、特别講奉獻”的煤礦精神,實幹、奉獻是這種精神的核心體現,我正是在這種精神的引導下,團結帶領大家夥腳踏實地地幹,取得了一些振奮人心的效果。
  七台河礦業公司收購的榆林泰普煤業公司常家梁煤礦一直虧損,今年頭4個月虧了400多萬,礦井建設時期,資金投入不足,形成銀行貸款和外欠款項5486萬元。一了解情況,井下工序不協調,接續緊張,工人工資低,我想,不能這麼放羊啊,5月11号我們到了榆林。
  晚上6點下的井,走遍了井下所有采掘工作面,一項項了解生産循環、當班進度、工程單價、機組使用、職工收入,黨群、經營管理、生産技術口的都去了,現場一樣一樣摳。今年虧損是一水平沒有煤了,正給三水平送巷道,三水平7月份才能形成工作面,為什麼生産沒接續上?設備投入有問題,管理有問題,但最主要的還是出煤少的問題。在工作面當場就探讨,應該怎麼整,拿出措施來。一水平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回采煤柱,産量能不能提高,能提高到多少?這裡面的可挖潛力到底有多大?具體到回采方法、質量達标,從頭捋一遍,等都走完,升井已經是零點了。
  5月12号一大早,我們又到一百公裡外的周邊煤礦、洗煤廠、電廠、井下充填地面對應地點,井田擴儲地面對應地點,再返回榆林泰普煤業公司辦公區,詳細了解煤炭開采、煤田周邊環境、煤層賦存情況,了解機電維修、煤炭儲運貨場、材料存儲等地面管理情況。一圈走下來,心裡有了譜,常家梁煤礦在降成增效上還有管理潛力。回來後,我們把常家梁煤礦納入财務管理,每月跟本部其他7個礦一樣考核,督促他在安全管理、生産經營、日常管理上下功夫,優化生産布局,提高工時利用率。5月份,一水平在現有條件下産量提高了1萬多噸,實現利潤437萬元,不但彌補了今年前4個月的虧損,還略有盈餘。今年我們要确保常家梁煤礦實現扭虧,明年開始步入效益經營的良性發展軌道。
  光實幹不行,還要有切實管用的方法,多琢磨,依靠科學,摸索規律,結合現場找出最佳的方法。雙陽礦經過龍煤集團允許重新生産之後,我們把東部徹底關閉,該摘的摘,該收的收,集中精力打開西部。當時全礦上下都盯着西部這塊的煤,希望早拿下、早出煤,早見效、早受益。我們通過優化設計,省了5000米道,5000米道的成本就不用說了,關鍵是縮短了圈面時間。然後掘進打快速,我把全礦的王牌隊組都壓到這裡,當時是01和02兩個隊組先進去,01隊一個月全煤進了860米,刷新了龍煤集團成立以來的單進紀錄,一個圓班進尺34.5米,小班10米以上,02隊也達到690米。再一個是西翼皮帶運輸系統改造,把原來運輸能力為280噸/小時的QP800皮帶,更換為運輸能力500噸/小時的DTL120皮帶,換皮帶的時候,各環節做好準備,一聲令下,大家一起幹,19個小時就把皮帶換完了,保證了掘進那邊不停産。這頭更換系統皮帶,那頭做倉,當年11月份就出煤了,出煤就高産,一看煤型比原來的厚,設備跟現場不符,現跟廠家改的,來一部架子安一部,當時龍煤集團領導還有點不相信,有那麼快嗎?後來到井下一看,相信了。
  圍繞這個面的投産我們也付出了很多,因為是新采區,有一些工作我們需要探索,特别是在災害治理上都是剛開始,比方說新采區水大,包括我,班子成員天天在井下跟班,每班一個礦領導,由于水泵安裝工期完成得慢,達不到生産要求,我就領着新成立的抽放隊一直幹了一天一宿,保證掌子安全出煤。雙陽礦2015年當年完成産量132萬噸,計劃是130萬噸,頭三個月欠的都攆回來了。2016年産量創出雙鴨山礦業公司最好水平,打破紀錄,并盈利1.6億元;2017年創效2.9億。雙陽人自己總結,說我們再造了一個新雙陽。
  企業的目标是盈利,沒有哪個企業是不想盈利的。七台河礦業公司的煤氣廠去年盈利了8000萬元,但我們認為他的潛力還沒有完全激發出來,設計能力沒有達到,産品附加值、深加工還沒有到位。通過研究,把煤氣廠我們供的焦煤、精煤替換出來,讓他們自己采購煤,這樣一來,我們每個月能省下兩萬噸的三分之一焦煤,配我們新鐵礦、新強礦的劣質煤,每個月能多創收400萬元,全年可多創收5000萬元。對七台河礦業公司的桃山礦、東風礦、熱電廠、新強礦4個虧損大戶,我們班子成員研究敲定,要一企一策,對症下藥,扼制虧損。我們給熱電廠下達了全年節省燃料費4350萬元的硬性指标,把鐵選廠篩上物劃給他作燃料煤。經過兩個月的運行,熱電廠标煤耗率由2018年的每度1019克,降低到現在的每度730克以下。新強礦是小礦的生産規模、大礦的機械化生産“底座”,煤質一直是全公司最差的。我們通過調整接續,釋放安全産能,優化煤質,今年能實現同比減虧7500萬元。這兩個月,關閉退出的桃山礦和東風礦、虧損大戶熱電廠和新強礦這4個單位共計實現減虧311萬元。
  我們還把公司副總以上領導、公司機關部室負責人、30個基層單位的黨政領導大約七八十人都拉到一個微信群裡,我讓調度室把當天的生産報表發給我,無論每天幾點算完賬把表傳給我,我就通報到群裡。4月剛建群時的日産量是1.7萬噸左右,到了5月份,每天日産都在2.2萬噸左右,如果一直保持這個數字,或者是高于這個數字,那就意味着七台河礦業公司明年就能扭虧為盈,甚至會提前。後來,公司的銷售、經營等指标,我也在微信群裡亮出來。今年4月份七台河礦業公司基本實現收支平衡;5月份我們平均日收入稅後1350萬元,環比4月份日增收70萬元,實現利潤6363萬元。讀懂數字傳遞出的信息,大家都很振奮。有一個礦的黨委書記跟我說,以前光知道自己單位的數,悶頭幹,現在每天别的礦生産情況在微信群裡一目了然,這就像是曬出的各礦的成績單,完不成任務臉上挂不住,也就尋思着趕緊把生産搞上去,别讓兄弟礦笑話,而且全公司什麼生産經營形勢也都清楚,感覺就像對自己家的經濟狀況一清二楚一樣。
  幹當前,還得想長遠。目前七台河礦業公司的各項指标是在向好發展,但是以後呢?我們在龍湖礦試驗充填開采技術,啥是充填開采,就是建築物下面還有煤,之前沒有技術采不出來,我們現在研究這個事,如果研究成了,預計每年可增加煤炭生産規模20-30萬噸,這相當于新建一個小型礦井;新鐵礦上一采區是個廢棄井,但是井下還有230萬噸儲量,我們也想把這塊資源摳出來。這個淺部好采,運輸距離也近,投入不太多,比新建采區和充填開采時間短、投入小、見效快。現在我們正在新立礦研究自動化采煤技術,想幹一個智能化極薄煤層綜采工作面。同時,按照機械化換人、自動化減人思路,正在推廣截煤機替代炮采。
  工作幹得好不好,關鍵在落實,你是不是實幹,職工群衆最有實際感受。在安泰礦時,為了盡早打通二水平,從我開始,全部班子成員在井下和工人一樣跟班入井,目标明确,誰負責哪一塊,必須高質量完成工作。通過務實幹,工作很快由被動變成了主動,工人接受了,礦裡很多原來辦不到的事全都辦到了。以前工作量完成的不好,後期工人的工作積極性高,工作量翻番增長。我記得一個采煤隊長,原來一個月掙一萬多塊錢,通過現場跟班,跟工人一起在現場操作,後期産量翻了三倍,工資達到三萬多。同樣的條件,同樣的工人,由于我們務實肯幹,勁頭上來了,達到了預期的效益。
  如果說走過這些地方,是靠什麼帶動職工群衆為了一個目标努力,我覺得是實幹精神,工人都是好工人,當幹部的領着幹、教着幹、帶着幹,一級帶一級,就不愁沒有士氣,就不愁工作不能變好!
  現代企業的發展,不同于傳統企業,尤其離不開改革創新和科技的支撐。煤炭企業前幾年遇到了行業低谷,就是因為創新能力不足,沒有跟住時代的步伐。創新才是企業發展的動力源泉,才能激發現代企業發展的内生動力和活力。
  現在煤礦幹部的壓力很大,安全、生産、經營、黨建、穩定都在肩上扛着,職工對我們的期望值也越來越高,這就逼迫我們提高發展質量,增強抵抗市場風險的能力,這些能力來自在于哪兒?就來自于改革創新。  
  2014年我們在安泰礦開始進行“三項制度”改革,推行扁平化管理。其實在外部先進企業這些早已經實行,但北方的動作比較慢,一直沒有推行。之所以走這一步,是因為安泰這個礦比較特殊,計劃經濟之後,個人承包了一段,後來又破産重組,人心渙散,隊伍不穩定,各方面工作都是落後的,外号“老九”。又加上出了安全事故,礦裡正常生産秩序都不能保證,我和班子商量,這麼維持肯定不行,得真幹點事,動真格的,既然組織派我們來,就要給大夥一個交待。
  最先開始的是工資改革,第一步從采掘一線開始,引進市場化機制,把包括入井補貼等所有工資進行統籌,一口單價,當天結算。按照工作量、安全、質量達标綜合考核,多幹多得,沒有工作量就得不到工資。
  方案一提出來,工人起初不接受,曆史上從來沒這麼幹過!整個掘進系統的幹部職工都不下井了,上礦裡來找,他們就說:“過去不幹都有錢,現在你一來了,我不幹就沒有錢了,憑啥這麼改?”我說那對呀,再這麼幹企業都要黃了,還能這麼幹嗎?不幹能有錢嗎?想生存下去就得幹,企業就是企業,企業不創效不行,不創效還想拿錢絕對不行。礦裡會從大系統上創造條件,從安全上、材料上保證生産秩序,你們隻負責小班工作量。
  我又給工人算賬,工資怎麼結算。把單價分解,根據自己的工種,你打眼、放炮、出貨,每個工種每天能掙多些錢,工分當天出來,月末工資是你每天工分積澱的,工資下不保底,任務完成得好,上不封頂。
  工人不相信,擔心月末掙不着錢。我說,礦裡會想辦法幫大夥完成任務,過一個月,工資少了你們再來找我!從早上8點一直到中午11點多,工人聽明白的都走了,最後剩下三個挑頭的還在那嗆嗆,回頭一看大家都走了,也回去了,下午四點班他們全下井了。
  為了保證兌現工人工資,我要求測算部門、工資部門一點不許造假,誰套走“剁誰手”!工資不用段隊長跑,該給你的都給你,你隻要把生産和安全整好喽,不懂業務的、不進掌子頭的,不能當段長和班組長。我和書記的電話公開,有舉報的,一經查實,堅決處理。有的隊長不聽邪,動工人的工資,全讓我們給撤職了。
  一個月後,工資翻番地掙。工人一看這種情況,知道沒騙他,心裡有底了,打那以後,工作好好幹,月末工資一開,以前三千兩千,後來五千六千,多的上萬,有啥事礦裡都給你解決。工人一看,真幹真掙啊,底氣就上來了。氛圍一形成,生産秩序開始好轉,慢慢地,二線争着往一線去,在外面打工的也都回來上班。
  有了這個經驗,我們再對輔助工種和地面單位進行工資改革。機運通輔助段隊砍塊包幹,每個崗多少錢、每天多少錢、每個月多少錢,都标得清清楚楚,而且減人不減工資,加人不加工資,鼓勵工人多幹活,個人多收入。地面單位實行飽和工作量改革,不飽和的,增加服務一線、回收利用任務,像機電廠,由計時工資改成計件工資,礦每個月給它核定12萬指标,多幹的、創收的都是你的,礦裡一分不要。
  之所以這麼進行工資大調整,咱們心裡是有底的。成本倒算,比如一個月出20萬噸煤,售價200元,總收入4000萬,材料、工資各種費用都得在總收入裡出,月初就開始控制,把必花的列出來,哪些必須發生,哪些可以不發生。把責任落實到人頭,考核不打折扣,成本降到最低,不怕工人掙着錢,礦上也有大的收益。
  工資分配改革之後,我們又進行機構改革,變礦、區、段三級管理為二級管理,實現管理扁平化,這樣上級精神和任務傳達快,不走樣,早上5:30礦上開早調度會,八點班工人就都知道了。而且機構改革也減少了成本支出,改革完之後,安泰礦機關由13個部室93人精簡到3個部室32人,地面由原來的7個單位256人精簡到6個單位183人,管理人員由221人精簡到91人。
  觀念一轉變,機構一精減,管理就輕松多了。過去現場交接班又去堵、又通報,效果也不好;後期出勤都不用管,井上沒有閑人。到了年末,效益指标與上半年相比減虧近1106萬元,公司檢查質量标準化,我們也排名靠前,不是“老九”了。
  煤礦要想生存發展,不僅要打價格戰,還必須打赢自己的質量戰。這些年煤礦新技術、新工藝、新設備、新材料更新很快,我在雙鴨山礦業公司時,宮延明董事長就一直推進礦山“四化”建設,打造數字化礦山,實施“110工法”切頂卸壓成巷技術,但這項技術在中厚煤層運用方面還是難題,東榮二礦是近距離多煤層開采,屬于易自燃發火煤層,我們積極推行這項新技術,在現場教工人怎麼操作。結果效果很好,留的這七條巷道從建成起,從來沒發生過火災,實現了零發火,多回收優質資源6.9萬噸,減少掘進進尺1540米,不僅實現了産量創效,而且保證了采面接續。到七台河礦業公司後,也大力推進這項技術,我們還要把好的經驗和做法向各礦推廣。
  東榮二礦數字化礦山建設也進展很快,井上下監控分布在136個重要場所,安全生産指揮中心有70塊屏幕、包括28塊分接屏幕,這些監控終端都連到礦領導手機上,幹部們即使外出開會也能随時掌握情況。升入井管理系統也在今年1月開始投用,職工從入井口無障礙通過以後,入井時間、入井工時、入井人數、人員方位等信息,井上監控設備一目了然,數據庫自動生成,自動出報表,對入井人員管理可以說前進了一大步。
  煤礦井下生産千變萬化,随時可能出現新情況,我總是鼓勵工程技術人員,雖然書本上沒有明确規定怎麼幹,但隻要保證安全,省道、省時間,早投入、早見效,就有帳可算,就不用墨守成規,大膽去幹,從源頭上優化設計,在生産工藝上敢于創新,最終提高效率效益,發揮技術優勢,為生産服務。
  2009年的時候東榮三礦接續緊張,産量達不到要求,那時候我當掘進副礦長,作為一個投産不久的大礦,産量上不去怎麼跟領導交待?當時東一十六層二片有一塊儲量大約300萬噸的煤,按原設計需要開拓一條3000米長的全岩骨幹巷道,但工期最快需要三年。為了保證接續,我們反複研究在現有的采區怎麼加快速度。綜合三礦特殊的地質條件,我提議利用現有皮帶運輸巷直接掘進,僅用了半年時間就把一個新采區第一塊煤給圈出來了,儲量80萬噸,緩解了東榮三礦的接續壓力,為東榮三礦連續幾年産量達到200萬噸奠定了基礎。
  我是掘進工出身,沒接受過煤礦正規大學的系統學習,這點經驗都是在長期的井下生産積累起來的。采、掘、機、運、通都是一個整體,工作責任不分你的、我的,趕上啥活就幹啥活,這樣時間一長豐富了自己,在處理問題的時候就能多考慮一點,多拿出點措施。
  在東保衛礦工作的時候,因為我是掘進工出身,對掘進生産比較熟悉。掘進就看出貨和運矸石速度,看着每天矸石升井,慢騰騰拉到矸石山上,受限于運輸,弄不好車還掉道,一處理就得兩個來小時,矸石到地面又形成二次污染。看到這些,我就尋思能不能解決矸石不升井的問題呢,後來就有一個想法,如果在井下預留矸石倉,矸石不升井,這樣就可以解決礦車周轉難的問題,還能減少工人的勞動強度,生産效率就提高了,工人不磕手碰腳了,也不污染環境。後來礦長同意了我的想法,目前這項措施還在雙鴨山礦業公司各生産礦使用。
  有些東西,隻要你有想法,敢于實踐,就可能變成現實。在東十采區全岩16.5平方米斷面并聯風道施工中,我一看條件具備,就跟礦長提議,打一個掘進會戰,試一下,由三班作業改為四小班工作制,因為現在井深都七八百米,戰線長,工人入井到掌子面得一兩個小時,到掌子面再幹八小時的活,體力消耗很大。四班制能讓工人充分休息,有充沛的體力,幹活的時候效率能提高。當時礦長拍闆了,輔助系統也大力支持,我們一個月進了220米,平均日進尺達7.3米、最高日進尺8.1米,這個成績破了當時全國煤炭行業同等條件下掘進施工單進紀錄。
  煤礦生産并不是唯條件論,有時候好條件是自己創造出來的。優化生産設計,讓系統簡單,工作面個數少,占用設備少,中間環節少,就提高了效率,對安全也有利,效益肯定就有。東榮二礦南四采區下部是一個下延區域,分布着各采區遺留下來的邊角煤,當時估算了一下,差不多40萬噸。但是位置偏,塊段分散,斷層還多,一直扔在那。我尋思能不能把面擴一點,利用現有的系統,不還是有賬算嗎。後來和技術人員去了好幾趟,最後想出一個辦法,決定舍棄原來的巷道,重新沿着斷層施工上下山系統巷道,開兩條600多米的新道,圈下來後塊段儲量100多萬噸,多采出60多萬噸,工程量還不大。通過實施激勵政策,優化生産設計,東榮二礦2018年完成産量229萬噸,實現利潤6.3億元。
  習近平總書記2016年視察龍江時,針對龍煤集團做出了“優化存量、引導增量,提升企業的内在活力、市場競争力和發展引領力”的重要指示,推進煤礦的改革創新,正是貫徹落實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的體現,也正是不斷推進企業的改革和創新,讓幹部職工在困境中看到了希望,提振了信心,提增了企業的吸引力和競争力。  
  不忘初心,方得始終。既然選擇了這個信仰,就要心中有理想、心中有境界、心中有奮鬥的目标,把職工的事兒看得比什麼都大,讓創造财富的礦工兄弟生活一天比一天好。  
  作為一名領導幹部,真得實實在在關愛你的職工,特别是采掘一線職工,就是他們每天在為我們創造價值,他們沒有别的收入,一天三班倒,靠下井挖煤來謀取生活的保證,這點基本保證不做好,你怎麼面對工人?要想辦法創造好的條件,讓工人舒心,願意跟着你幹。
  “工人身上的錢,誰也别想動一分”。無論是當區長,還是現在當總經理,這都是我不變的鐵律,因為一線采掘工就是我們的衣食父母,維護職工群衆的根本利益,是黨員幹部的初心,也是良心。
  七台河礦業公司的采煤面,煤層最低不足0.6米,工人在工作面隻能跪着采煤、趴着采煤,七台河礦業公司由此提煉出“跪着采煤、站着做人”的礦工精神。工人在這種條件下作業,這麼辛苦,我跟幹部們講,你當領導的,要不讓工人掙着錢,就是失職!你要為工人負責,為自己的崗位負責,為七礦公司的曆史負責!
  七礦公司職工對“克扣截留、虛報套取”工資深惡痛絕,這種現象不僅損害了企業利益,還讓工人失去了對幹部的信任,為了刹住這股歪風,我們在全公司張貼公示,公布舉報微信二維碼,發動職工群衆監督和舉報。舉報一經核實,不論數額、不論情節、不論用途,一律嚴查重處,一律一問三責,一律通報曝光,一律追繳全部款項。對安全檢查收紅包現象,我們也下大力度,逢會必講、嚴厲懲處、狠刹歪風。解決了職工身邊反映強烈的問題,職工心氣也就順了,工作勁頭就上來了。
  煤礦工人都願意升井了再泡個熱水澡,或者升井了喝點酒,用煤礦話來講,叫拔出體内的寒氣,因為井下寒氣大,風大,加上幹活出汗,升井以後容易受風着涼。“讓職工随時能洗上熱水澡”,這句話說起來容易,但能做到就不容易。工人總是有先上來的,有後上來的,先上來的洗完了,後上來的想洗澡,池子裡的水就成泥湯了,溫度也不一樣了。我們就琢磨怎麼能讓工人升井後洗個幹淨舒服的熱水澡。把浴池改造,設有淋浴間、搓澡間、洗浴間,工人上來以後先淋後浴,污垢雜質便被水沖掉了,再泡熱水澡。我們通過加上熱網,使浴池保持恒溫。又給工人設了休息間、更衣間,提高工人的待遇,保證他們的尊嚴。東榮二礦有4個職工浴池,從低到高4個溫度,熱池子必須保持42度,工會有專人拿着溫度計一天檢查至少兩次,雖然說是洗一個澡,但是讓工人心裡滿意。
  職工們本身幹活出汗,工作服總是濕的,趕上特殊作業地點,淋水大,供氣兒再不好,工作服一捆一捆放在一起,就烘不幹,工人穿着這樣的衣服入井,到了井下又出汗、頂闆再淋水,一整天都不舒服,下次就不願意來上班了。我們就此對幹燥間進行改造,特别潮濕的工作服放到特殊幹燥間,保證工人第二天上班工作服是幹的。勞動保護也要按時發放,井下作業特别磨損工作服,你硬要用時間限制,他有時穿得破破爛爛的,像個讨荒的,不是那麼回事,成本再差,不能差工人這一套工作服,有時即使不到發放時間,看看差不多了,趕緊給工人換了,幹淨利索地,讓他心情舒暢。
  東榮二礦井下各地點都有防塵噴霧裝置,防塵效果是以前沒法比的,但還是有煤塵,畢竟跟地面不一樣,為了工人的健康,我們給入井人員全部配齊防塵口罩,有的工人不習慣戴,幹活的時候一着急又忘戴了,我們幹部帶頭戴,領着工人養成下井戴口罩的習慣。入井走廊有個專門發放過濾紙的地方,24小時免費讓職工領取。現在,我的後備箱都是防塵口罩,走到哪個礦下井都要求工人戴上,最近七礦公司已經投入600萬,專門用于工人勞動保護和後勤服務改善,确保工作服三天一換一洗,礦靴不許補丁撂補丁,壞了就發新的。
  現在雙鴨山礦業公司各生産礦班中餐都被班中餐超市取代了,工人在井口買的飯是熱乎的,品種也齊全,但等到了井下再吃又涼了。我到了東榮二礦,跟書記一商量,給每個工人買一個保溫飯盒、一個保溫水杯、一個包。工人帶着開水和飯,到井下再吃就能吃上熱的,最起碼也是溫乎的,也花不多少錢,就為工人解決問題了。井下風大,工人出來身上一身汗,走到大巷,冷風一吹,天天有感冒的,就給每人發一件棉襖,工作時放到一邊,升井時再穿上。雖說是小事,把這些事做好了,工人就感覺到你真正關愛他。
  東榮二礦本來沒有網絡,我們在291農場現扯的線,安上了wifi,全礦免費,凡是住宿的都能收到信号。東榮二礦是獨立礦區,工人想溜達都沒地方去,這樣業餘時間跟家人做個視頻,班後也能有點娛樂,再說上網學習也方便。2018年,東榮二礦職工年人均工資達到8萬元,其中采掘工年人均工資超過10萬元,今年又提出全礦人均10萬元的目标,我雖然離開雙礦,但大家還在努力工作,争取實現這個目标,讓煤礦職工的生活更幸福。
  工人迫切想解決的事,向我們反映的事,我們就認真解決。工人有訴求或者上訪的時候,就及時接待,明确給人答複,别回避。有些時候訴求可能不合理,或者企業有困難解決不了,要耐心解釋,職工的訴求就是一種情緒,要把這種情緒引導好,其實就是多關愛,多讓職工受益,絕大多數職工對企業是理解的,特别是家屬,幹部們要講究方法,把領導的架子放下,真要用心關愛他們,他們會理解的,其實他們的心是和企業保持一緻的。
  反過來,職工把錢掙了,收入提高了,積極性也上來了,企業才能更好。所以說職工的支持是對工作最大的支持,職工的幸福是檢驗我們工作的标尺,讓職工滿意是對一名幹部最寶貴的獎賞!  
  正人先正己,要求别人做到的自己先做到。作為黨員領導幹部,更要一身正氣,清白做人、幹淨做事。隻有用一顆公心來工作,大家夥兒才會跟着你幹。  
  企業風氣靠管理,樹立好的風氣是正常生産秩序的保證,企業風氣抓好了,其他工作就好開展了,不會天天被沒用的事糾纏。
  管好别人先要管好自己。廉潔自律是黨員幹部的底線,身為領導幹部,手中有一定權力,關鍵看你怎麼把握,腳跟站在哪一邊。初到七台河礦業公司時,工作人員來征求我的意見,說考慮到我的工作地位,想給我租一個各方面好點的房子,我拒絕了,我就想離單位近一點、面積小一點、普通一點,便于工作,就挺好了。老伴回雙鴨山,司機要去送,我說讓她自己坐客車回去,公家的便宜一點不能占,長山董事長開玩笑,說我練就了金鐘罩、鐵布衫,我說哪有這些說道,那些不讓碰的線堅決不去碰,想都不去想,養成習慣了,内心也就靜了。也有一些人找過我,讓給安排個好段隊,承包個掌子頭,我想,都成天要照顧,不按制度辦,這種不公平最後就會影響到工作,時間長了誰還會聽你的,不能開這個口子,就主動回避。特别是年節,不接電話,家裡人也囑咐好,别犯錯誤。時間一長,大夥都知道了,現在也沒人找我“意思”了。我這個人簡單,下礦吃飯有碗面條就行了,省事,快。辦公室有個地方就行,晚上值班能有個住的地方。作為領導幹部,走到今天都不容易,職工眼巴巴期盼着你,也随時随地在監督你,要關好自己的門,看好自己的人,管住自己的手,不能讓把生活和工作的希望寄托給你的職工失望,不能對不起組織。
  領導幹部要管好家人和身邊的工作人員。我的親屬都是普通老百姓,給人打工,做小買賣,采用下井給小煤井打工,他們也想多掙點錢,家裡條件好一點,找我讓在礦裡安排個好活,我說,“不流汗還想掙錢,哪有這麼好的事兒,咱利手利腳的,你還有上竈的手藝,吃點苦算啥!”我的一個外甥女婿采用後,想讓我給他安排一個掙錢的段隊,我說你沒等吃苦先想便宜事,這麼幹能有出息嗎?艱苦的條件才鍛煉人呢,給他安排了一個條件最不好的段隊,幹噴漿的活。幹了不到半年,他吃不了苦,把工作扔了,上外地打工給人開大車去了。對家人這麼做,他們肯定有怨言,我也理解,但身為領導幹部,要給家人樹立一個遵紀守法的榜樣,做人不怕職務高低,靠自己的本事吃飯,不沾公家便宜就是好樣的。
  給我開車的司機也不容易,一天早來晚走的,我告訴他們,其他的事不要跟我提,提了也沒有用,工作隻能比别人幹得多,不能比别人差,别搞特殊。生活上有什麼困難盡管跟我說,他們也都了解我,從來沒跟我提過工作以外的事。我的姑娘結婚時,也沒安排,就是家裡人,安排了兩桌,老伴做的菜。結婚是女兒的終身大事,其實我也知道女兒也想有個風風光光、體體面面的婚禮,就這麼一個獨生女兒,從小到大我也沒管過她,但不能因為個人私事影響到别人,黨員幹部不能在這方面帶頭,跟着這種風氣跑。
  領導幹部要管好手下的幹部。要想正風氣,就要嚴管幹部,嚴管幹部其實就是愛護幹部。我到雙陽礦後的第一件事,就是與礦班子一道,向全礦職工作出“兩承諾一公開”,即:“第一時間解決職工反映的重點問題和不介入承包隊組經營活動、不幹涉段隊工資分配”;黨政一把手向全礦公開手機和辦公電話号碼,這樣做的目的是帶動班子在全礦職工面前樹立好的形象,讓工人心順、氣順,大夥擰成一股繩,把礦裡的各項工作幹好。群衆的眼睛是雪亮的,經過一段時間的工作,大家認可我們的努力,我記得一次“七·一”演出,家屬們在台上自發地說,現在雙陽礦有千百個黃棉襖,為雙陽礦的安全生産作貢獻,表示對黨員幹部們的認可。
  風氣不正,工作就不可能幹好,要想正風氣,幹部就要拿自己開刀。你沒啥短處在他手裡,做的是對礦上有利、工人有利的事情,就沒有啥不敢面對他的。就說煤場付煤,都願意當付煤員。我說不用付煤員了,領導親自付煤,不下井、不帶班的排班去,紀委書記去、财務老總去,一起付煤。到了東榮二礦也是,副書記、工會主席、主管煤質副礦長、财務老總一天一個班,煤場監控無死角,從二礦出去一車煤都清清楚楚,這回還有啥說的?尤其在用人上,“三重一大”按照程序辦,充分征求、尊重各方意見,經營活動、人事管理上不跟下級打招呼,由黨委嚴格按程序走,讓優秀管理人員走到崗位上,為企業長遠發展培養優秀人才。
  來到七台河礦業公司以後,雙鴨山很多同事要來看我,其實我在雙鴨山工作了35年,與幹部職工摸爬滾打,經曆了這麼多風風雨雨,跟雙鴨山的領導和職工建立了很深厚的感情,内心能不希望多看看他們吧?那時候機構改革,很多幹部作出了犧牲,無私地支持我們的工作,保證了改革順利平穩進行,我内心非常感謝他們,工作的成績裡凝聚了大家的心血和汗水,沒有他們,工作不可能取得這些成績。但為了不影響工作,我一一回絕了,“不用來看我,幹好本職工作就得了”。
  我做了一些事兒,但做的都是一名煤礦黨員幹部應該做的事兒,是一個共産黨員的本分,組織上給了我充分肯定,給了我很高榮譽,又是全國勞動模範、全國“五一勞動獎章”,還有“感動中國礦工”、全煤“十大傑出人物”,黑龍江省優秀共産黨員、勞動模範,把我從一名掘進工提拔到總經理,省委第六巡視組組長夏連生高度關注龍煤集團,對我的工作給予高度肯定,省國資委把我選樹為黨員先鋒典型,還組織了這次事迹報告會,我非常感謝組織,感謝領導,非常感謝企業,也感謝大家!
  龍煤集團還有很多同我一樣想事幹事的煤礦幹部,特别是還有許多吃苦耐勞、敬業奉獻的一線礦工,是他們挺起了龍煤集團的脊梁、龍江煤炭工業的脊梁。現在,龍煤集團在省委、省政府、省國資委黨委的關懷和支持下,在全省各界的關心和幫助下,走出了最困難的時期,但雖然扭虧,遠未脫困,改革脫困的任務還很艱巨。省委省政府成立了專班,制定了《龍煤集團改革脫困實施方案》,給我們這麼大的關心和支持,我們必須刹下腰來,一心向黨守初心、一心幹事擔使命,奮力推動龍煤集團扭虧脫困,建設新時代現代化新龍煤,為龍江全面振興全方位振興做貢獻,以優異成績向黨的98歲生日獻禮,向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獻禮!